创业狂潮里,总要有人用理性毅然前行

有人说早期投资是理性与感性的较量。在尹明看来,谁对谁错并不重要,但他更喜欢用数字说话。

不得不承认,如今的VC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人:一类是整天追风的人;另一个在风口前拼命奔跑。蓝色泻湖之都的尹铭属于后者。

作为2014年7月成立的一家投资机构的合伙人,账面回报率为4.2倍,尹明比同期投资者低调得多。他把别人的时间花在舞台上,花在成堆的英语行业研究报告上;他利用参加大大小小聚会的其他人的精力,与企业家一起整理项目.

关灯,拉窗帘,四周一片漆黑,只有电脑屏幕在发光。即使在家里,你也可以在电影院模拟一些视听效果。

周末,选两三部影评不错的电影,一眼看去就是一个下午。这已经成为目前蓝色泻湖资本合伙人尹明最好的主要放松方式。“除了恐怖片之外,我一般不会选择只追求纯粹感官刺激的电影,我看各种类型的电影。”作为一个狂热的影迷,他几乎看了每一部豆瓣评分在8分以上的电影。

“有时候看烂片会觉得委屈,觉得是在浪费时间。”所以尹明刷电影有自己的方法论:很少看新上映的电影,豆瓣评分只关注早期作品。我没办法。新上映的电影不排除评分的因素。

即使是看电影这种小事,尹明也习惯于借助数据做出判断,尤其是投资这件事。在同事和朋友眼里,身处网络圈的尹显然有点“家”的味道。圈子里的投资人在台上大声说话,他就把时间花在一摞摞的英文行业研究报告上;当别人参加不同规模的聚会时,他会花更多的精力与企业家梳理项目.

对外而言,尹明更像是一个互联网研究员,而不是早期的互联网投资者。但在极其冷静的外表下,抛出市集、土牛、土巴兔、手机贷款、米豆兼职、5miles等指数级发展趋势的案例并不影响他。

严谨理性是尹明最鲜明的标签,也是他工作的蓝色泻湖首府最大的特色。——是一家研究驱动型风险投资机构。

与普通同龄人不同,尹明从小就沉迷于电脑和互联网。

他的父亲和叔叔是四通集团(新浪前身“四通李芳”的母公司)的核心成员。他们还共同成立了激光照排公司思通电子,在汉字排版方面拥有多项专利。随后,曾就读于清华、师从华的波波创办了以华命名的软件研究院。

可以说,受家庭的影响,尹明从小就对电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世纪90年代初,电脑开始出现在家里。从最早的386,486,586个计算机处理器,到奔腾系列,再到Windows 95操作系统,尹明的童年成长史是伴随着计算机的发展而展开的。

“我喜欢计算机,这在当时是一个相当不同的爱好。”当我周围的学生开始玩像大富翁这样的电脑游戏时,尹明已经开始用BASIC编程,并用Dreamweaver制作自己的个人网站。

在2002年的高考中,尹明无疑凭借着对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无限热爱,选择了南京大学的计算机专业。

“相对来说,我还是一个比较平衡的人,不会因为选择了这个专业就加入程序员。”上了大学之后,尹明就是那种能在学校的机房里用Java写LumaQQ和IM软件,同时在另一边组织南京大学第一次辩论社团的人。

“我喜欢与人交流,不断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感觉。”尹明是辩论队的二号辩手,负责提问和回答对方的问题。“其实第二场辩论的思维节奏要特别活跃,反应要快一些。”

如果你看过尹明与企业家聊项目的场景,你会发现,短短一个多小时,他总能快速抓住关键问题,深挖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与他之前在大学参加辩论赛的经历有关。

即使对电脑有着无限的热爱,尹明还是在毕业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意外的决定,去麦肯锡上海办事处工作。

临近毕业,尹明读了一本叫《麦肯锡方法》的书。其中一句话打动了他:对于所有进入麦肯锡的人来说,他们有机会与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

“当时,我认为这将是一份非常有趣的工作。我可能会面临很多奇怪和陌生的问题,这会让你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与财富500强企业的CEO们交流和学习。”

恰逢麦肯锡第一次从中国南京大学等江苏高校招生。经过一轮笔试和七轮面试,他成功进入麦肯锡上海办事处;公司。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之一,麦肯锡拥有类似商学院的管理培训体系。边学边练的方式可以帮助理工类学生快速入门。

“其实当时的工作总结起来很简单,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但在实际操作层面总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

有句话说,能在麦肯锡生存下来的人,应该具备“三力”——身体、心理和心理承受能力。在最忙的日子里,尹明基本上每天要工作19个小时写东西。

写到后半夜头皮发麻的情况更是时常出现。
  
  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大多数人会纠结于怎样完成工作本身,而忽视一些类似于你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这样的工作安排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这样偏宏观的问题。“麦肯锡每年实行的是末位淘汰制,也就是说你必须不断给自己制定高要求,督促自己去思考,去成长。”殷明确定TMT领域作为自己的专业方向。
  
  工作第二年的时候,美国老虎基金想要寻求在中国的投资点,于是委托麦肯锡进行市场调查。趁着这次机会,殷明将国内的互联网公司现状,汇集成《中国互联网白皮书》。很遗憾,作为行业内早期的系统化梳理材料,这份白皮书只能供麦肯锡当内部资料使用,而从殷明个人的角度而言,他真正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兴起。
  
  当殷明开始思考转型这件事时,创投行业似乎第一次与他如此接近。对一个从事咨询类工作的人来说,面前会有两条转型的道路:一种是去做职业经理人,创业;另一种则是去做投资。显然,他选择了后者。
  
  2008年,除了大雪、奥运,其实回忆起来,在国内的互联网创业领域还发生了一件标志性的事件——邵亦波刚从美国把“经纬”这块牌子带回来,并与张颖等人正式成立了经纬中国。
  
  殷明正是他们在国内招收的第一个正式员工。进入经纬后的第一件事,殷明就是跟着合伙人左凌烨操作了对暴风影音的这笔投资。可以说就是通过这么一个投资案例,让他彻底对投资的整个工作流,以及法务文件等内容彻底了解。
  
  与此同时,殷明开始做一件事,就像之前做咨询需要了解具体行业,做投资的他也选择从一个个细分领域开始研究。讨厌无效社交,又在细节上追求完美,这两大特点让殷明非常善于在纷繁的数据中,找到最为关键的那几个,然后有针对性的和创业者去交流。“项目好不好,数据自然会说话。”所以,当他去和创业者聊项目时,基本上是带着问题去的。省去不必要的寒暄,直接进入主题。
  
  2010年,殷明加入红杉资本,主要看消费互联网与企业级IT两个方向。
  
  他在红杉投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赶集网。在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眼中,殷明是一个“非典型”投资人。“他对产品本身的关注度远远超过静态的运营、财务数据。每当赶集孵化一个新的产品方向时,殷明都会从海外案例参考和小白用户的角度给出很多好的建议。”
  
  “之所以喜欢做一些行业研究,喜欢看数据分析,其实客观的来讲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有迹可循的。我们现在对于互联网投资领域的很多判断,其实可以从其他行业的发展轨迹,包括国外的案例上获取到一些有价值的判断依据。”
  
  如果把殷明此前的一些投资案例放在一起看,赶集网代表着分类信息,途牛旅游网代表了旅行,而土巴兔则是家装行业,他们都是传统行业由线下到线上的转型。
  
  “2012年左右,当移动互联网开始大规模兴起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如果把当时移动这块跑最快的前20个APP拉出来,会发现80%还是PC时代的产物,然后借着移动的这股风在手机上得以延续发展。”
  
  和那些快枪手型的投资人不同,他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瞄准”上,对行业的系统性梳理,对于市场或者项目的数据研究。因此,细数起来殷明不算是投资案例特别多的投资人,但是每次扣扳机时总显得特别有力。
  
  每个人都是矛盾的个体。即使理性如殷明,在投资这件事上也有感性的一面。那个最“感性”的投资项目,就是「杏仁医生」。
  
  彼时,在和殷明接触前,杏仁医生刚经历了前一轮产品方向上的失败,公司整体处于特别危机的时刻,而别的投资人一直处于观望,不敢出手的阶段。
  
  当这家公司的创始团队找到殷明时,手里有的就是一个想法:打造医生与患者的在线交流协作平台,外加一个理由。
  
  杏仁医生的联合创始人徐琳是个拥有十年互联网从业经验的老腾讯,她女儿小时候生了一场非常罕见的重病,在国内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于是,她通过社交网络,向世界各地的医疗机构发信息找医生求助,最终才治好了女儿的病。
  
  当时,殷明一听完他们的初衷,当即就决定要投。这成了他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感性战胜理性去投资的项目。“就从这件事上,让他们整个团队都感受到了病人与医生之间连接的重要性,并且将这作为愿意为之奋斗的目标。这样的愿景,是我相信他们能够做出点事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在日常的投资过程中,殷明把他感性的一面很大程度放在了对项目的投后帮助上。蓝湖资本所投资的「手机贷」创始人俞亮曾这样形容:“以创业者角度看,殷明属于投前、投中苛求完美,投后仗义的资本伙伴。”
  
  何为仗义?殷明至今为止还保持着每天近12小时的工作时间,除了看行业报告进行系统性梳理,第二大用时就是在投后工作上,占到了30%左右的时间。他甚至保持着每月一次和自己所投项目CEO聊模式、谈运营的见面频次。“个人觉得和CEO最好的聊天方式,就是在他好的时候去打压他,在他状态低迷的时候可以去鼓励他。”
  
  当电影《楚门的世界》中的主人公楚门最后推开那扇天空颜色大门的时候,他没有因为多年欺骗而愤怒不已,更没有因为回归现实而欣喜若狂,只是谢幕式地留给观众那句每日早上和邻居打照面的问候语。
  
  谁都知道,门背后是告别,同时又是新的开始。
  
  当我们问到蓝湖资本成立的2014年那个“不寻常”的7月时,殷明对整个过程的记忆画面并不是那么清晰,一切好像水到渠成。好友胡磊亲自找上门,想拉他一起来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尽管此前没有共事经历,但从几个相同的投资案例上看,他们有着相似的工作经历,更有着同样理性的投资风格。
  
  现在回看起来,2013年、2014年是如今这波活跃投资机构的发源期,主要原因还是当时的资本环境相当好,不少新一代GP为了追求更高的自由度纷纷自立门户。
  
  “虽然出来的人很多,但行业里好像并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模式创新。我们觉得VC这行应该有一种不一样的玩法。”殷明他们针对2004年至2014年间成立的投资机构进行了一次翻查,发现那些真正在赚大钱的还是战略投资或全球化的PE品牌。对于这些过往成绩斐然的投资机构,他们有着对海外市场的独特认知,更有着一套严谨的市场分析和预测机制。那么,为什么早期投资不能像中后期一样用数据说话?
  
  有人说早期投资就是一场理性与感性的较量,更有不少投资人表示,如果早期项目看数据基本一个都不能投。启示蓝湖的数据研究更着重于对行业的梳理认识,而对项目还是要具体看人,和他们做的事情。
  
  “其实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一群对研究对发现事物真相、本质有兴趣的人聚集在一块儿,能通过系统的方式去发现未来能成为独角兽的公司。长期去挖掘价值。”
  
  对长期趋势的挖掘,同时也要去抵御短期回报的诱惑。“不否认身边总有黑天鹅(黑天鹅事件: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的存在,但总想着把精力放在投机性的事情上,那万一有一天当幸福来敲门,而你却正好不在家了。”
  
  为此,蓝湖资本还特地在美国招募了市场研究顾问一职,与此同时,他们鼓励机构中的投资经理不仅要潜心研究行业,更要深入行业,与一线的优秀创业者去交流。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机构中的投资人聊着聊着就去创业时,殷明表示如果真有这种情况蓝湖也一定支持,“有时候投资和创业之间真的只有一线之隔,好的投资人其实也是陪伴创业者奋战在一线的。”
  
  在蓝湖资本刚创立的时候,创始团队的几个还专门去了一趟“蓝湖”这个名字的由来,同时也是胡磊留学时学校附近的著名景点——密歇根湖。夏天的时候,整个水面特别的蓝,远远看去跟天空差不多的颜色。至今回忆起来,殷明一想到那一片蓝色,还是会感觉一股发自内心的平静。
  
  也许偶尔有风在这片水域会掀起一些波浪,但在心中有远方的人看来,一切还是默默遵循着自身的水文向前流逝。
熊熊SEO

QQ/微信:10801787 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15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