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出租车转让(郑州出租车转让价格)

郑州出租车转让(郑州出租车转让价格)

2020年12月5日,陈蔓外公王维治在找资料研究案子。 (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图)

9岁孤女陈蔓(化名)的限消令,已经解除了一年(报道详见2020年12月14日《无力“替父还债”55万,9岁孤女被限制消费》)。那笔55万的债务和曾经的“凶宅”,在2021年也有了新的进展。

南方周末记者从陈蔓外祖父王维治处了解到,9年前发生谋杀案的“凶宅”,已经返还给陈蔓和自己,但至今无法过户。其原因和判决书上的两处笔误有关,使他们的物权利益无法真正实现。

笔误在正式的法律文书中时而可见。陈蔓案的辩护律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遇到这种情况,法院核实以后发现确有错误的,出具一份裁定予以补正即可。

但为何笔误迟迟没有得到更正?笔误又是如何产生的?

两处笔误

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陈蔓生父陈东嗜赌成瘾,辗转不同赌博平台,先后输掉数十万元,只好通过透支信用卡、借高利贷还债。

“黑洞”越来越大。2011年底,陈东想卖房还债,但遭到了妻子王冉和岳母秦宝莲拒绝。房子是2010年买的福利房,位于郑州金水区英协路,当时陈东夫妇已结婚3年,双方各出了12万元。

无法填补的高利贷、妻子和岳母的拒绝、岳父的忽视,让陈东起了杀心。2012年2月24日,陈东杀害妻子和岳母。

第二天,在仓促处理后的血案现场,陈东与买房人王某签下房屋转让合同:面积89.29平方米的房子,成交价为686300元。

接下去两天,王某陆续向陈东支付55万元,陈东携款逃窜,尔后被抓。2013年6月17日,郑州中院一审判处陈东死刑,并赔偿妻子、岳母丧葬费共三万余元。

法院在2015年底开始执行民事部分。但陈东死前已身无分文,只剩下那套“凶宅”。由于存在和买主王某的交易纠纷,法院预查封了房产,期限3年。

王某则认为,房子从陈东手上买过来后就属于他了,物业管理费也一直是他在交。况且,他当时已将房屋出租。他随即向法院提出了书面异议。

遭到驳回后,王某决定起诉。

2017年3月,王某把6岁的陈蔓告上法庭,要求解除预查封,判令购房合同合法有效。但法院审理认为,王某购买之前对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陈东无权单独处置是清楚的,其轻信了陈东的解释,没有充分取证调查,存在过失,不属于善意取得。

2018年下半年,王某再次起诉,这次不再要求确认购房合同有效,而是要求判令解除转让合同,归还购房款55万元。此后,王维治也起诉王某,要求他返还房屋,并归还“非法占有房屋7年以来获得的租金”。

在王维治诉王某的起诉书中,这处“凶宅”的地址被错写为“xx路256号xx小区5号楼3单元4层西户”,其正确地址本应该是“xx路56号xx小区5号楼3单元4层西户”。

王维治解释,他当初之所以会在起诉书上写错,是因为前述房屋转让合同上的地址就是如此。南方周末记者拿到的合同证实了他的说法。

2020年8月31日,郑州金水区法院就王维治诉王某案作出判决,王某应该返还房屋给陈蔓和王维治。然而判决书,在原有的笔误之上,再次出现错误,将“凶宅”地址中的“5号楼”,误写成了“5楼”。

一年无法过户

直到去郑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下称“房管局”)过户时,王维治才知道了正确的房屋地址。

2020年12月25日,经南方周末报道该案后,金水区法院执行局开始执行,将房屋返还了。到了2021年上半年,王维治去了趟房管局,打算将房子从陈东名下过户到自己和陈蔓名下。

房管局查核后发现房屋有法律纠纷,要求王维治出示判决书,以证明法院将房屋判给了他和陈蔓。但因为文书中地址错误,房管局拒绝了过户要求。2021年12月9日上午,南方周末记者跟随王维治再次前往房管局,得到了同样的答复。

这让王维治十分意外。惊讶之余,他开始回想错误的源头,核对房屋地址。在搞清楚了事件始末后,他找到了金水区法院。

该案一审承办人告诉王维治,案涉房产坐落表述错误是陈蔓他们一审起诉状里的事,法院依据其诉讼请求下并未写错。但如前所述,那份判决书誊写地址的时候出现了第二处错误。

就文书错误的问题,王维治和法院沟通了多次未果。事实上,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一份“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结果证明”显示,2020年8月11日,也就是宣判之前二十天,金水区法院为查明事实,曾向郑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提出申请查询,上面写明了正确的坐落地址,但判决书中还是沿用了错误的地址。

令王维治困惑的还有,既然法院已经判令王某把房屋返还给他和陈蔓。根据最高法2006年发布的关于人民法院执行案件若干期限的规定,执行中涉及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它财产需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承办人应当在5日内向有关登记机关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但法院并未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

据王维治称,承办人告诉他,法院只是解决房屋归谁所有,并未涉及其过户。为此,南方周末记者曾联系金水区法院核实,金水区法院负责宣传的干部回复称,经了解,他们已经联系王维治,此事正在积极的沟通协调中,希望能有个妥善的解决。

申请再审被驳回

相比于2020年底,10岁的陈蔓个头长高了不少,上小学五年级了。她仍然不知道自己背后的官司纠纷。

2021年,王维治再次就“55万债务”向郑州市中院提出再审申请。南方周末此前报道,当初,陈东拿到这55万后,其中20万给了自己的父母,还有35万不知去向。

原告代理律师赵波称,原审判令陈蔓在继承财产的范围内返还55万元购房款,但缺乏足够证据证明陈蔓继承的遗产价值足够55万。“因为那套房子属夫妻共同财产,死者陈蔓母亲的财产并未分割,作为陈东的财产被处分是不公平的。”

按照继承法,可以继承这处房产的包括陈蔓、陈东的父母、王维治及其妻子秦宝莲。但秦宝莲已被陈东杀害,所以其份额将由秦宝莲父母继承。

2019年4月28日,在法院见证下,陈东的父母签署了一份协议,把他们本应继承的份额全部赠予了陈蔓。

郑州市法院于2021年8月20日,驳回了王维治提出的再审申请。裁定书称,根据继承法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的债务,清偿债务应该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法院认为,原审判决陈蔓在继承陈东遗产范围内承担55万元债务,符合法律规定,并未加重继承人的负担。

截至发稿前,围绕这处房产的析产问题仍未解决。

(为保护未成年人需要及受访者要求,文中陈蔓、王维治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

微信:10801787 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97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