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据两家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南加州大学商学院的一名教授,近日因为在课堂上讲解不同国家的讲话习惯时,提到中国人在说话时常常会使用“那个那个”一词。

谁知因为这个中文词语的发音与英文中对黑人极具侮辱性的“黑鬼”(N**ger)一词发音近似,结果这名教授竟然遭人举报,被停了课……

从报道了此事的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给出的视频来看,这位名叫格雷格·帕顿(Greg Patton)的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上月在网上进行授课时,提到许多国家的人在沟通对话时,都会在他们的口语中加入“填充词”。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图为此次事件的主人公、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教授格雷格·帕顿

之后,帕顿便开始用中文举例,称中国人在说话时经常会大量使用“那个那个”这种填充词,就像美国人在说话时会大量使用“like”和“urm”一样。

下面这段视频,就是当时帕顿在说中国人经常在说话时会使用“那个那个”填充词的场景。他还专门用中文念出了“那个那个”这个词:

然而,由于他的发音并不是标准普通话的“Na Ge Na Ge”,而是更口语化的“Nei Ge Nei Ge”(“内个内个”),据《国家评论》的报道,一些黑人学生便认为该教授是在故意用这个与英文中“黑鬼”(N**ger)近似的发音来侮辱他们,并向学校举报了此事。

这些举报帕顿的黑人学生表示他们曾在中国生活过,或学习过中文课程,所以他们“可以确认那个中文词的发音,和帕顿教授在课堂上的发音是不同的”。他们还称帕顿的这种做法,尤其他还在课上重复了三次这个词的情况,对他们的“精神健康”造成了损害,特别是在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已经导致多名黑人死亡,全社会忍无可忍的情况下。

这些黑人学生因此认为,帕顿这种人已经不适合再给黑人学生当老师。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截图来自《国家评论》的报道,为黑人学生举报帕顿的部分内容

这些黑人学生的投诉也立刻引起了校方的高度重视。

根据《国家评论》的报道,帕顿所在的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院长吉尔菲·盖瑞特(Geoff Garrett)就已经在一份学校内部的邮件中,就帕顿“使用了一个与英语中种族侮辱性词语发音类似的词语”的情况,而向受影响的学生们致歉,称他理解帕顿的做法给这些学生造成了很深的伤痛和不满。

该院长还表示,校方将会立刻安排一些新的讲师取代帕顿剩余的授课工作。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截图来自《国家评论》的报道,为院长向黑人学生道歉的部分内容

之后,帕顿也在一份邮件中就此事表达了歉意,但也解释说他并没有侮辱黑人学生的意思。

他说,他讲授这门课已经有10年的历史了,而他之所以会用到那个如今引起黑人学生不满的中文例子,是因为“前些年有一些国际留学生曾向他讲述了这种情况”。

他还称他之前在上海待过一段时间,当时听中国人就是把“那个”读成“内个”,所以他也就这么读了过来。

他强调他在课上讲述这个案例只是为了呈现更多国际化的内容,从而增强学生们在国际化职场的沟通能力,他在发出“内个”的发音时,也完全没有把这个词和“黑鬼”一词联系到一起的意思。

但帕顿也承认,他如今意识到了一些例子可能会在一些学生中产生不好的反响,并表示这是他做得不对的地方。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截图来自《国家评论》的报道,为帕顿解释他没有侮辱黑人学生的意思

最后,学校官方在一份发给媒体的邮件中也确认了这一事件的存在,并称帕顿已经同意“暂停”教学工作,从而更好的反思此次事件,并为其下一步的安排做准备。

但从境外的社交网站上对于此事的评论来看,不少华人学生认为这事很荒诞。比如在境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一则“曝光”帕顿说“内个内个”,并要求开除他的视频下面,有疑似华人学生的人就留言表示,这个教授说的分明是另一种语言,而且中国人在数千年前发明这种语言的时候,也不会想到过这个词的发音和如今侮辱黑人的英语词近似。

还有疑似华人学生的人表示,这件事对于这个教授以及华人学生才是不公平的。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境内,一些熟悉美国社会及其“禁词”的中国网民,其实一直都对国人讲话时爱说“内个内个”,甚至有的歌曲中还包含大量的“内个内个”而表示过“担忧”,认为一旦这种表述方式遇到不懂中文和中国文化的美国人,就可能会产生强烈的误会。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啊)

只是之前许多中国网民是以一种“调侃”的心态去看待这种担忧的,认为美国社会不至于那样。可帕顿的遭遇却说明,这种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

延伸阅读:

美国种族歧视之困为何无解

引发全美反种族歧视抗议的弗洛伊德事件刚刚过去不到三个月,又一起黑人遭警方暴力执法的视频出现在社交媒体上。视频中,警察向并无抗法迹象的黑人男子布莱克背部连开7枪。视频曝光后,迅速引发全美多地激烈抗议和暴力骚乱。火光四起、打砸不断,不禁令人感叹当今美国族裔矛盾的无解与恶性循环。

必须看到,在美国,非洲裔等少数族裔始终遭遇着严重的“系统性歧视”。虽然历史上的几次调整给予了他们某些所谓的平等权益,但这更多是停留于纸面上的“政治正确”。根据美国进步中心网站的相关研究,与白人相比,非洲裔等少数族裔在就业中面临“系统性障碍”,导致更高的失业率、更少的就业机会、更低的工资、更少的福利和更大的不稳定性。在过去40年里,非洲裔工人的失业率始终是白人的两倍。比如布莱克遭遇枪击的威斯康星地区,非洲裔的失业率高达13.9%,而白人却只有3.9%。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的背景下,非洲裔等少数族裔医疗福利覆盖率更低、患病率和致死率更高的现实,再次揭露出美国纠结难解的歧视困境。

根深蒂固的“系统性歧视”,无形中加剧着美国社会对非洲裔群体的刻板印象,也很大程度上纵容了白人警察的暴力执法。一方面,长期被困锁在底层的非洲裔群体,更易被视为社会稳定的所谓“威胁”而遭遇粗暴对待。美国联邦调查局2019年底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执法部门报告的所有仇恨犯罪案件中,57.5%涉及种族族裔身份,其中高达46.9%是针对非洲裔。另一方面,这种潜在的心理暗示,又不断增添着非洲裔群体的不安全感和对白人警察的不信任感,一旦遭遇执法未必彻底配合,从而诱发暴力执法,形成令人发指的恶性循环。同样严峻的是,当这些致伤、致死非洲裔群体的白人警察面对法律制裁时,常会被由白人主导的司法程序“网开一面”,这也极大助长了执法中的种族歧视。

“黑白不同命”的不公,以及由此引发的种族冲突,一次次将美国人权钉在耻辱柱上。但驴象两党却始终各取所需,从未真正回应诉求,解决问题。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后,关于改革警察执法权的呼声不绝于耳,民主党出于以族裔问题打压共和党的目的,在国会中提出了较为激进的改革方案,而共和党则为了获取警务群体的支持而拒绝采取政策意见。于是我们看到,这三个月来,两党政治人物除了相互攻击之外没有作出任何实质性的努力,更没有对现实情况作出任何有意义的改变。甚至,进入选举周期的他们,某种程度上还都希望相关抗议活动继续下去,以便自己争取相关群体的选票。某种意义上,在两党政客眼中,期待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合众”的状态,而是通过不同程度上的“分众”来满足自身的政治议程。

“三个月前,膝盖扼住了美国的喉咙;三个月后,枪声刺穿了美国的灵魂!”政治精英的无所作为,甚至借势而为,低劣的国家治理制度与水平构成了美国种族歧视问题从历史中走来、始终无法解决的系统性原因。撕裂的美国,正向更深撕裂滑落,只是政客们早已丧失正视并解决这些问题的勇气和能力。

(原标题:美国教授说中文“内个”被停课,学生举报称冒犯黑人)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环球时报 北京日报

流程编辑:TF021

微信:10801787 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93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