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失败过的创业idea依旧别有商机

如果你是技术行业的长期跟随者,不难发现一些老技术、老概念被回收了。可能这些想法刚发表的时候时机还不成熟,也可能有些人认为他们比今天的前辈更聪明、更富有,所以可以在旧的概念上做新的文章。

其实科技是一个轮回。在进步和发展的同时,一些早期的失败尝试确实值得在更先进的现代科技条件下重新审视。在下面的例子中,从视频流到快餐外卖,很多看似新颖的产品其实是从旧的概念中吸取精华,转化为成功。

视频流服务?很久以前就出现了!

先说猫鼬和潜望镜,这两个都是视频调平平台中的佼佼者,也是旧改现象最有说服力的例子。这些应用巧妙利用了日益尖端的手机技术、更好的移动宽带和智能手机上更高质量的摄像头,从而随时随地记录用户看到的一切。

这些应用如此受欢迎,你可能会认为这是因为应用背后的概念非常新颖,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有几家公司,如Qik和Flixwagon,在2007年尝试了这项服务。那些创始人深刻意识到智能手机所拥有的实时广播的力量,但他们想得太早了。

实际上,我在2008年9月在Streamingmedia.com的网站上写了一篇关于这些视频流工具的文章:

“手机和一些便宜的vcr让普通人可以随时随地轻松制作或发布视频。用手机结合互联网上一些新开发的工具,上传视频或者自己制作视频流都是小菜一碟。任何人现在都可以广播他们的生活,或者与每个人分享他们的所见所闻。除了新的想法和这个概念背后的一些自恋情结,我想知道是否还有更多的商业潜力?”

2011年,Skype以1.5亿美元收购了Qik,而Flixwagon依然坚挺(尽管其网站上提供的演示自2008年以来没有变化)。猫鼬和潜望镜让我们相信它们是极具创新性的概念品牌。事实上,Qik和Flixwagon的创始人是智能手机视频录制行业的先驱,但他们只是赶上了错误的时间。

信息产权管理的回归。

早在2008年,云存储刚刚开始进入人们日常生活的时候,公司为了保护一些流动的文档(当时主要指的是电子邮件),经常使用一个叫信息物业管理的概念。其实这说到底就是电子版权管理,但并不保护任何像歌曲、电影这样的电子产品。信息财产管理保护防火墙外传输的重要文件。

这个概念是正确的,但当时在现实中,文件的技术要求可以反馈到这个部门的服务器上,以便检查文件的状态。这份文件是仍然受保护,还是其保护权无效?我在2008年5月的《经济内容》杂志上写道:

“信息属性管理有助于组织建立一些使用组类的规划文档类型和策略,这些策略和法规可以确保组织在员工共享文档时也可以控制文档。例如,这可以确保文件在特定日期后过期并被销毁,或者只有特定的组可以打开特定的文件。而且因为文件总是在服务器上,所以您总是可以在必要时撤销这些保护权限。”这是我当时写的。

如今,一家名为Veradocs的初创公司希望提供同样的保护服务,但他们没有使用防火墙中的服务。他们利用云存储技术,让整套保护措施变得简单实用。其实就是将信息物业管理的旧观念进行再利用,然后应用到新技术上。

不是第一次给我带吃的了——。

它曾经是一个笑柄,但今天可能会出名。WebVan经常被嘲笑为90年代互联网泡沫的产物。给你送杂货的公司?用这个服务的人太颓废了!

彼得雷兰在2013年的TechCrunch上写道:

“互联网泡沫中的过剩现象直接导致了2000年科技市场的崩溃,而Webvan就是这批产品的代表作。全国各地的商学院都在研究Webvan,因为它过于雄心勃勃,无法在硅谷进行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这是该公司扩大规模时应该避免的行为。”雷兰写道。

但现在,仅仅几年后,Instacart已经在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中筹集了数亿美元。最可怕的是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也就是说才成立三年。经计算,这意味着Instacart自成立以来平均每天盈利200万美元。可以说,现在的手机更智能,宽带更好,云服务更便宜,这样的服务产品技术已经准备好了。20世纪90年代,你必须拿起电话或在网上订购(当时网上购物很少)。

短信平台的又一发展。

接下来,让我们谈谈脸书的信息平台。有些人可能认为这个平台的成功是由于脸书的创新思维,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这只是许多公司在2000年初想要开发的即时通讯平台的变体。

  在当时,每去一个科技会谈你都会碰到几个做即时通讯的公司,想要努力说服在座的各位即时通讯是企业运转的核心。你必须得在你即时通讯平台的基础上建立企业的基础建设。他们说的这些当然没有发生,但当时的确有很多比如FaceTime Communications等等的公司对这项事业极其投入,虽然之后公司改名为Actiance并且从做即时通讯转行到档案、管理以及合规服务。
  
  我在EContent杂志上在2003年就发表了一篇叫做《一切都和接受信息有关——企业即时传讯成为主流》的文章。
  
  “除了面对面交流之外,即时传讯系统利用了所谓的‘存在感知’,也就是能够查看有谁在线并且可以联系到谁的功能。你可以延伸这个概念,不仅仅使用者能看到谁在线上,那些应用程序自身也可以。IBM Lotus软件即时通讯部门的产品供应经理Jeremy Dies告诉我们,IBM正在从简单的通讯技术转移到可以利用存在感知的更复杂的用途上。”我当时写下了这段话。
  
  而现在,Facebook想要在Messenger应用之上再建立一个消费者平台,这其实和2000年早期的那些尝试如出一辙。这使产品变得更由消费者们引导(虽然Zendesk公司就通过Messenger让商家直接和消费者交流),但根本上它还是和前辈们一样,想要在基本交流平台的基础之上建立更复杂的应用。
  
  计算机效率的转移
  
  科技潮流兴衰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是和计算机效率有关系的。在个人计算机之前,计算机效率总是和大型、不方便移动的器械联系在一起。而在个人计算机进入千家万户之后,这种中央化的计算机能力就被大量分割了。
  
  接着,互联网的产生还让利用别处计算机效能成为了现实。云存储的崛起标志着计算机处理能力的集中化。与此同时智能手机让强大的计算机也可以被装到口袋里,并且地球上越来越多的人都可以买得起手机了。
  
  但是这背后的讽刺意味不止步于此:同样是这些智能手机,有了更快的处理器、更快的互联网、更大的规模之后,还是需要依靠着数据中心才能运行——智能手机上的APP通常需要依靠手机装置外的计算机能力。所以即使我们现在有了云储存或是多了智能手机,但是其实我们看到的、享受到的也只不过是计算机能力位置的变更转移而已。
  
  利用已有的创意可行吗
  
  一个主意即使不是原创的也不代表它一定会失败。当那些先锋公司做出最早的尝试之时,世界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而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比如说说到视频流,虽然我们也不知道跟2007年的相比现在的这些公司如何才能赚到钱,但是当今的科技和基础设施的确更成熟也更能为这样的服务提供工具。
  
  过去的10到15年中科技产业产生了大革新。我们拥有好比口袋里的电脑似的真正智能的手机。虽然2008年的云存储设备还刚面世,但是现在的技术已经发展得很完善了。接着我们拥有3G、4G还有LTE(准4G无线标准)等更快速的宽带连接,使得许多原本不太可行的概念成为可能,并且激发了许多我们想都不敢想的商业契机。
  
  我们更不能忘记蓬勃发展的APP生态系统以及各种社交平台,他们是如今科技的一大驱动者。这些APP提供了便利的操作,加上我们的手机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并且任何时候都可以连上云储存,这样一来人们便能够轻松地分享自己的想法或是与朋友社交了。像是上个月,Meerkat就在Twitter和Facebook等各大社交网站上引起了一股潮流,而这些社交网站在视频流这个概念开始发展的时候也都才刚刚起步呢。
  
  所有的这些科技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背后的概念并不新颖,通常在初次尝试之时都失败了,因为当时的世界还没有为这种革新做好准备,科技的基础设施也不够完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不断地看到这些旧的概念翻新后再利用,因为在科技的世界里,旧的东西放到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里可能就会有新花样。

公众号:展天(项目拆解)

QQ/微信:10801787(交流学习)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13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