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断的财富地位与IP打造

今天,我被嫌弃了。

事情是这样的:

大年初一,我起早去一个长辈家拜年。

长辈家有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为了讨好小姑娘,我特意带了一对,从东京迪士尼带回来的唐老鸭公仔。

本以为呢,可以得到小孩子的尖叫和欢呼。

然而,并没有发生。

小姑娘对唐老鸭表现的很冷淡,非常礼貌的说了句:“谢谢阿姨。”

就低头继续给小马梳毛了。

我叹了口气,回家把迪士尼清仓了。

为什么小姑娘不喜欢“唐老鸭”呢?

我仔细想了想,严格地说,正统的“米老鼠和唐老鸭”,她应该一集都没有看过。

完全无感啊!

她看过的,童年最大的IP,是小马宝莉和汪汪队立大功。

她可以对着写字台上,密密麻麻排开100多个“小马”如数家珍。

每一个可爱标志,都能讲出故事。

因为她是看这个长大的。

小孩子不可能“天生”的喜欢迪士尼。

我们对于“唐老鸭”的喜爱,是每天放学,看上两集米老鼠。

日积月累,电视轰炸了好几年后才有的效果。

没有占领低龄用户心智的迪士尼乐园,就跟万达老王的文旅城一个水平。

都是赔钱买卖。

21世纪,最值钱的东西叫IP。

我讲个好故事,就能把一件普通的现代工业制品,后面添俩零卖给你。

是个平地抠饼,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在以前,这种玩法叫“囤积居奇”。

找到一种珍稀资源,然后把所有的“好货”都抢到自己手里。

吊得高高的,卖给后来者。

在某些更极端的情况下,囤货者还能充当“裁判”的角色。

不仅所有的好货,都在人家手里,而且什么是“好货”,人家也说了算。

在最早的瓷器行业,所有的明清瓷器都值钱,都被誉为古董。

此后,盗墓者猖獗,不断有新货上市。

于是,古董商人大庄家们,联手宣布:

“其它瓷器都不值钱,只有“钧汝官定哥”五大窑值钱。”

再往后,传世瓷器数以千计,连“五大窑”都撑不住了。

于是古董商人们宣布,凡是古货,还得讲究一个“传承”。

得有个来龙去脉,才能卖上好价钱。

意思就是,“不是我们协会卖出去的货,我们就不收了”。

在这套价值体系中典型的有:

古字画、红木、牙雕、翡翠、和田玉。

不那么典型的:

土地、地段、矿山、牌照、各类荣誉头衔。

好东西早已经被人吃干抹净了。

作为一个“外人”,作为一个“新生代”,想要出头。

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破秩序,颠覆原有的“估值体系”。

“天底下最好的紫檀,都在我们家。而且我还垄断了紫檀的评价标准。”

“对不起,我们不喜欢红木,还是简欧风格更好一点。”

“中世纪所有的古画,都在Old Money手里,这个坑没尽头的。”

“对不起,我们只喜欢先锋派油画,古画都是垃圾。”

“全上海核心地段的学区房,都在我们手里,是不可复制的稀缺。”

“对不起,我们更喜欢崇明的荒郊野岭。”

你垄断了,我就不跟你玩,再造一方天地。

而即便,没有后来的挑战者,IP也是会不断“折旧”的。

因为市场是动态的,消费者的人口是逐年变化的。

一个人消费力最旺盛的时期,15-65岁,一共只有50年。

哪怕什么事也不做,你的市场份额每年也会流失2%。

消费者“老去”,品牌就会“死去”,永久性的退出市场。

在1971年之前,黄金是“本位”,是货币界的皇帝。

因为黄金是跨越国界,朝代,所有民族的大IP。

从古罗马时代,欧陆就开始使用金币,各类传奇冒险故事里的宝藏也总于金币有关。

在中国,我们有金元宝、金钗、金如意,连抗战电影里都在宣传“小黄鱼”的价值。

“黄金就是钱”,金子就是财富,深深印入人们的脑海。

只要“金本位”存在一天,全世界的所有人,每天都在被洗脑。

每一天都对黄金印象更深刻。

但在1971年,“金本位”被废除了。

不再有人为“黄金信仰”的大厦添砖加瓦。

黄金在过去40年里只涨了5倍,折合年化4%,表现非常之糟糕。

我们这一辈人,或许听长辈说起,知道黄金曾经很值钱,可以买一栋楼。

但是我们的下一辈,如果没有环境熏陶,是根本不认黄金的。

再过30年,“金本位”最后的遗老遗少都不在了。

黄金可能就会变成和白银差不多的产品。

黄金作为地球上最强大,最古老的IP,依然逃不过这个铁律。

扯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在变。”

建立在人心之上财富,是浮沙上的大厦,并不保值。

任何一个做局做出来的价值体系:

钻石、翡翠、普洱、蜜蜡、铂金包、手办、盲盒、球鞋、空气币。

都禁不住岁月的洗礼。

20年前,美股前三大市值是通用电气、埃克森美孚、辉瑞制药;

20年后,他们已经被苹果、微软、亚马逊所取代,挤到西伯利亚去了。

20年前,港A股的前三大市值是汇丰、移动、长和;

20年后,港A股的带头大哥变成腾讯、阿里、茅台了。

再过20年,它们的坐次也要换一换,被更新、更性感的“泡沫”所取代。

现在被追捧的,角逐的,出名的,在未来必将被弃若敞履。

New Money们,不会愿意做,上一辈人创造的泡沫的接盘侠。

面对满目40平米,1300万的黄金地段”学区房”。

他们会重新攒一个局:在荒郊野岭盖国际学校,请新加坡的Principal,英国的外教,构建属于自己的估值体系。

“崇明才是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是宇宙的中心。”

“什么汤臣一品,不认识。”

展天联盟 ( QQ/微信:10801787 )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800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