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下的成长

1

我出生在一个既不富裕,也不美满的家庭。

记得我第一次去做心理咨询时,医生让我回忆一下,童年时期的家,在记忆里是什么颜色。

我想了想,说:“灰色。”

小时候,父母总是吵架。作为孩童,我自然不懂这一切为何发生。只知道那气氛让我不舒适,让我恐惧。

一次两人吵完,母亲趴在被子里哭,我无助地坐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但为了摆脱这种令我战栗的气氛,我说了一句:“妈,你别哭了,都是我的错。”

她翻过身抱住我,哭着说:“你没错,孩子,都是我们不好。”

于是,“都是我的错”这句话,几乎伴随了我10年。

因为我发现,当我没有安全感,当我面对剧烈的矛盾时,只要低头、认错、揽责,好像一切都会平息,我便再也不用忍受那种冰冷、灰色的空气了。

我开始变得懦弱。

学校的生活,也不太好。

小学的时候,因为犯了一个错,我被班主任罚面壁趴在墙上,让全班40个人挨个踹一脚。

记得我回了一次头,看到一个平日里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兴奋地箭步上前,跳起来,踹在我的身上。

中学,因为上了一个风评很差的学校,我经历了不少校园暴力。那些“老大们”是我当时的偶像。

现在想想,大概并非因为我崇拜他们的暴力,而是在厌恶自己的懦弱。

我开始变得自卑。

很多人说,秋天老师声音好听,普通话标准,思路清晰,很幽默,外向且活泼。

你可能很难想象,曾经我说话的时候,别人都听不清我在说什么。跟人对视,都会紧张地把视线挪开。讨厌交朋友,甚至害怕交朋友。

有一次我的朋友艺老师问我:“秋天,你能告诉我你的家庭是怎么培养和教育你的吗?”

我笑了笑,说:“是世界教育的我。”

如今虽然释怀,但这些经历,依旧构成了我价值观的底色。

它们没有让我变得悲观,反而把我往上爬的狠劲逼了出来:

我要摆脱这一切,我要跳出这个轮回。

2

那时候特别喜欢读一本书,叫《悟空传》。书中的几人,是以一种极端悲壮的状态,向上攀爬,打破桎梏。

它一度成为我的精神支柱。

以至于,现在我看到身边很多不上进的人,我都会感到着急,甚至愤怒。

你并非没有选择,你只是选择了不去选择。

我对改变别人这件事,有莫名的动力。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最好的舞台——讲台。

当然,这也是被逼出来的。

上大学时,母亲突然犯了颈椎病,卧床不起。

她是个月嫂,是个不一般的月嫂。

她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别人都是把孩子看到不再让人操心就不看了,但凡是她去的地儿,别人都要缠着她,让她把孩子一直看下去。

我小时候穿过最好的几双鞋,带过最好的表,都是她的客户送的。

每年,我也会因此多拿些压岁钱,因为别人已经把母亲当作了亲人。

也正是如此,她没日没夜地干活,抱着孩子睡觉,收拾家务,给人做饭。最终,身体还是扛不住了。

颈椎病痛得她无法入睡,手臂再也无法提起重物。因为颈椎的问题,她的胳膊、腰背甚至膝盖和大腿,都会没日没夜地疼痛。

母亲几乎是我们家的经济支柱,她倒下了,我们家面临着最严峻的考验。特别是对我而言:

我昂贵的学费,该如何支付?

我又一次感觉到了世界的残忍。压力和责任,狠狠地压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也因此明白了一个道理:

世界不会跟你讲道理,更不会讲理想。甚至,他不允许你苟且和安逸。

人的青春期一过,世界就从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变成一个严厉的中年人。他只会按照自己的规则运转,并时不时给你丢几只黑天鹅。你的过错不会被容忍,他只会问你一句话:

你拿什么来跟我交换?

我开始赚钱,找机会,拼命读书。

我知道,去给人刷盘子洗碗,不可能让我的人生有改变。那只不过是痛苦轮回的延长罢了。

更好的选择,是跟那些有资源的人交换。

一无所有的时候,你要去交换自己的时间、健康、尊严。

我没法走寻常路,没法安安稳稳的锻炼技能、考学考资历。我只能用中国人最擅长的“关系”,快速找到希望。

于是,我开始没日没夜地应酬、喝酒。

那时候特别喜欢说一句话,来拯救自己的尊严:

“做生意嘛,要先跪着,再躬腰,才能站起来。”

记得有一次,我食物中毒导致了急性肠胃炎。凌晨两点,一个人打车去了医院急诊。

在排号的时候,我一直去厕所呕吐,吐到肚子里什么都没有,满嘴苦味;因为没钱,不敢躺在病床上,只能蜷缩在椅子上打点滴。

熬了一夜,终于缓了过来。第二天6点,还要去机构讲课。因为害怕失去这次机会,我顶着难受,去讲了一天。

还有一次,和一个领导去喝酒。他喝多后丑态百出,打砸饭店,还跪在地上哭。

我没有办法,抠嗓子眼吐了一地,然后趴在了自己的呕吐物里。然后我又吐了,这回是真的恶心。

第二天,领导问了,昨天怎么样?

我笑着说:“我喝多断片了,小王还说我干了好多恶心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完后,领导如释重负的笑了,拍了拍我说:“一会来签合同。”

为了保住他的尊严,我必须出卖自己的尊严,没办法,想要些什么,就要交换些什么。

3

人在失去了很多东西后,是会更懂得珍惜的。

到2017年为止,因为我不要命的奋斗,名下已经有了三家公司,虽然不算财富自由,但也不再为金钱发愁。

只不过,人生依旧还处于应酬、喝酒、讨好才能赚钱的阶段。

虽然我熟稔于此,但还是发自内心地厌恶。我更喜欢讲课时,那种育人的成就感。

带团队和带新人时,我也充分扮演了一个老师的角色,总喜欢带着他们成长。

那一年,我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

2017年8月,我在喜马拉雅FM上传了第一期节目。到现在为止,播放量已经3000多万,订阅量已经达到40万。

也就是说,我影响了40万人。

后来,我被各大平台看到,在荔枝微课做了一门营销课,在平安旗下的知鸟app成为了签约讲师,为极限之路录制内部课程。

我也开了2门自己的课,一门是教你如何在残酷社会生存下去,一门是教你如何在现实世界奋勇向上。

这两门课,饱含了我过去的经历,和对未来的期望。

在我的训练营里,那些和我一样需要应对复杂人际关系的学员,获得了升职加薪;那些迷茫无措的人,在我的进化营里找到了方向,颠覆了三观。

2021年,我又要新开一门课,叫做《内容制作人》。这门课,是我最擅长的手艺——做内容。

我喜欢这种感觉。

年底有个同学问了我一个问题:

我有个问题,您的进化营、厚黑学课程我都在听,讲的干货很多,也很实用,您不怕有人用,您教的手段来反制您吗

山猫也问了我一个问题:

可以分享一下吗?就是您在投入时间精力去“利他”的时候,是如何权衡的?不怕对方收了好处,摆您一道吗

我都没回答。

因为我经历了足够的苦难了,如果能让更多人摆脱苦难,即使遇到几个白眼狼,又怎么样呢?

我曾经天天把精力放在如何防着别人上面,现在,我想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让自己足够强大,无需防人上面。

因此,今年也收到过很多感谢。

2020年9月,我组建了自己的线上团队。大家都是兼职,甚至分散在全世界各地。职业不同、性格不同,甚至时差都不同。

昨天有个团队的小伙伴过来跟我说:“秋天老师,加入你团队的这3个月,是我这10年来成长最快的3个月。”

他们有人可以一天只睡2个小时,就为了开会;可以在11点下班之后,还熬夜为我奋战到凌晨4点。

其实我是一个喜欢孤军奋战的人。但团队的力量,第一次让我感觉到,我可以不孤单。

前几天收到一封信

看到它的时候,生命的意义对我而言变得更加复杂。

因为我决定,要用我有限的生命,去影响更多的灵魂。

教育的本质,不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不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而是一个灵魂影响另一个灵魂。

创业这几年来,我从懦弱变得坚定。因为我不再是一个人,而是背后有一群人,这一群人的财富、家庭、人生,都由我来负责。

自卑不再是我的性格,它变成了我慕强的价值观。我要变得更好,才可以抵御这个不太好的世界;我要足够强,才能庇护更多人。

4

我不太喜欢上天赐予这个词。

这世上,哪有什么赐予?你所拥有的,都是你交换得来的。

所以,我珍惜每一份被我换来的东西。

前天晚上是跨年夜,我给我妈发了一个大红包。她没收,跟我说:

“我有这么多钱花了,别再给我钱了,妈不要。”

在我年龄新长一岁之际,我又重新思考了这个问题:

此刻的幸福与安心,到底是什么换来的?

以前,我的答案是——争过来,抢过来,斗过来的。

现在,我的答案是——你帮了足够多人,帮出来的。

压力和恐惧,是催生我从泥潭中爬出来的动力;善良和助人,是我一直走下去的原因。

展天联盟 ( QQ/微信:10801787 )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62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