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刷墙广告项目,是未来趋势,年赚24万!

在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墙体广告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从早年的计划生育、猪饲料和肥料,到后来的家电下乡,再到后来的电商广告、房产广告,无一不是在佐证下沉市场才是更为大众的市场。

甚至有电商平台喊出这样的口号:“为农村的最后一公里而刷”。

生活要想好,赶紧上淘宝;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养猪种树铺马路,发财致富靠百度;收入稳定离家近,没车也能跑滴滴……

这些充满喜感的互联网下乡广告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看到过吧,种种迹象其实都表明了,过去一度不被重视的下沉流量的价值,如今变得金贵起来了。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农村墙体广告性价比高、成本低、曝光足,只要颜料过关,至少能保存一年,这波广告打的确实贼划算。

既然这么多公司争相想在农村的墙体上做广告,那必然是代表着这里面有利可谋,小雪就从普通人的视角,告诉大家如何在农村墙体广告上喝汤吃肉。

不用投资

也能赚到24万

如果大家有细心观察农村里面的广告墙就会发现,这些刷墙的地方大多聚焦在国道、省道、乡道的拐角处或者在马路旁边的房子,这些地方往往有更大的流量价值,更容易被人看见。

河南有一个叫王凯的,他的家恰好就处于马路旁边,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打来电话,找到他说,想租赁他家的墙面广告权,最终谈下来的价格一共不到500块钱一年,并且支付了100元的定金。

王凯心想农村广告墙的价格这么低,我们这里有很多人一年到头都不在家,说不定,我可以承接起农村墙体广告赚点钱。

说干就干,在谈下本村的业务之后,为了把握住商机,王凯就开始扩张起业务来,跟他们乡里的30多个行政村基本上都有合作。

因为做的都是老乡生意,所以一说家乡话,老乡都会很客气的,本身没用的东西,只要多少给点钱,对方就会跟你合作。

最后王凯成功谈妥的大概有120户左右的房主,但就算500元一家,一年也得支付6万块钱的租金。一下子投入这么多钱,虽说王凯也拿得出来,但是商人的理智告诉他,这风险太大了。

万一没有找到广告主,那钱不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了。

所以,在后面的合作中,谈妥之后王凯并没有马上支付定金。既然不想自己拿出来,那就得去找别人拿。

去哪里拿呢?那肯定是找商家了。

但是一次性拿出7.5万元的墙体广告费,一般小商家是拿不出来的,当时王凯恰好有关于支付宝下乡广告这方面的资源,所以一拍即合,跟支付宝官方的一个内部经理联系上后,整个乡镇全部铺上了支付宝的官方广告。

于是,光是凭借这一则广告,王凯就拿下了一年的合同,最终获利24万左右,这其中还除去了支付宝经理的提成。

120面墙体广告,支付宝方一年总共付出36万的租金,一面墙算起来3000块钱一年对于他们并不贵。最重要的是,一次性拿下一整个乡镇的墙体广告,对于支付宝经理来说也是一个小小的功绩,对后续合作大有裨益。

而对于王凯而言,则仅仅是抽出时间来跟村民谈谈合作罢了,在这一次谈妥之后,王凯后面玩法则有一些变化。

第一单成功之后,王凯直接开始通过跟周边其他乡镇的村长沟通,所有跟村民沟通的事情都交由村长去操作,只不过另外支付给村长一部分抽成罢了,最终王凯基本整合了他们县城的所有村镇墙体广告。

在这个时候,其实王凯的业务就已经形成了垄断,所有想要在他们县城村镇墙体做广告的都需要跟他谈合作,后面利润也就水涨船高,价格一路飙升。

现在王凯开着豪车住着豪宅,已经与本地移动、联通、电信、珠宝店,家具城等多批商家签约,跟村民的合同也是一次性支付了多年租金。

所以说,未来在农村创业,为各大品牌的商业渗透带来流量的这个“农村墙体广告”或许大有可为。

给出新的农村传播力

才是主攻方向

刷墙,能带来多大效益?

帮助巨头们打通渠道下沉经脉的“互联网刷墙公司–村村乐给出的答案是10亿的估值。

上述王凯的例子不过玩的一手空手套白狼的好套路,但下面的案例却是实实在在的靠刷墙赚钱。

衡水市故城县小刘庄,一个只有100多号人的小村庄,从村头到村尾,最多的时候刷上了近10面广告墙。

村民刘辉就是以刷墙为生计,后来在邻村朋友的推荐下,成为了村村乐的站长,在村村乐刷墙任务中赚取人生中第一桶金。

和普通村民不同的是,94年生的刘辉还是一名“刷二代”。

从记事起,他的父亲便一直在墙体广告行业,故城县下面的30个村子,被父亲刷了个遍。在他的印象中,村里的墙上总会有白底红字的刷墙广告,主要是政府标语、合作医疗、农产品等广告。

用刘辉的话说就是,它们“朗朗上口,也贴心,符合思想”。

自从成为了村村乐的站长之后,刘辉常常起早贪黑去周边村镇刷墙,拿版、和料、喷底、喷字、画边,刷起来轻车熟路。

他针对性的选择人流密集的地方刷墙,比如中心大道、超市、学校周围刷墙,这样,便于有效传播。

“活儿不算大,大概4000多块钱,在我们县城中找4个乡镇,刷40面墙。”刘辉说道。抛去大约30%的成本,他能赚到几千块钱。

在几年的工作时间里,刘辉刷过的广告,从汽车、茅台等实体产业,再到电商平台,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村里的墙,折射出不同领域在下沉市场的发展情况。

而广告“上墙”,除了内容在变,形式也在变。

2019年5月,刘辉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小的便民点,主要是负责招揽着村里村外的广告业务。在刘辉看来,本地人熟门熟路,在村里和镇上,不管是线下的地推,还是线上的微信群推广,讲清楚对村民有什么好处,乡亲们很容易涌过来。

显然,连接村子与企业的联系,墙体早已不是唯一的载体。

看到这里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不管是一开始的刷墙广告也好,还是刘辉的“便民点”,其实本质都在告诉我们,给出新的农村传播渠道是巨头攻略城池的要点。

所以,如果我们能掌握到这个要点,那么在农村暴富也并非不可能,王凯的例子就正好说明了这一点,他赶上了刷墙广告最好的时代,然后狠赚了一把。

当然,如果你们本地的刷墙业务还是属于空白状态的话,那还是可以进行刷墙承包项目的。反之,则可以借鉴村村乐的做法,转变思维,不再局限于刷墙广告上,给村民看广告的方式要变多,这样一来广告主才会找你打广告。

至于从哪些渠道加强农村的这种广告传播力度,其实有很多,比如村里的广播站点、建立本村信息平台等等都是可供考虑的方向。

更多的可能性小雪就不在这里一一赘述了,大家可以自行发散思考一下。

写在最后

中国有约300个“城市”,2856个“县”,41658个“乡镇”,662238个“村”。除了那屈指可数的一二线城市,剩下的皆被称为“下沉市场”。

如此看来,说下沉市场是万亿级的一点也不为过,但是,多数品牌的下沉止步于县城,农村市场并未被真实击穿。

而从另一个层面来讲,一线城市的人能接触到的线上线下信息非常多,对广告的敏感度是很低的,反而是三线以下的这些用户购买者,身边的选择更少,接到的信息也更少,所以更容易被广告给影响了。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阿里、快手、饿了么等互联网公司跑到农村搞刷墙体广告的原因所在了。都想着“农村包围城市”,打个漂亮翻身仗呢!

在一、二线城市已经成为红海的情况之下,无论对于电商、物流还是各类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下沉市场都逐渐成为首要的增长驱动力,甚至生存的根本。

同样地,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农村这块市场也无疑是块绝佳的创业试验田。

案例是真实不会骗人的,事实胜于雄辩,这就是下沉市场的商机。好好把握,能够干出一番业绩!

展天联盟 ( QQ/微信:10801787 )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62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