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一头猪崽一样,在菠菜公司间被转手4次”

“我像一头猪崽一样,在菠菜公司间被转手4次”

其实不太想写菠菜的东西,但是后台私信最多的,却偏偏是菜农。

如题所见,今天的文章是一个关于狗推的故事。

被关小黑屋,被转卖4次,这位狗推却依然坚信自己是吃这行饭的人,总有一天他也能衣锦还乡。

1

“我像一头猪崽一样,在菠菜公司间被转手4次”

苗子其实是个憨厚的老实人,在没经历过家庭剧变之前,他也是一个好人。

但是16年的时候,这一切都变了。

越是憨厚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时,越手足无措。

苗子父母都是农民,含辛茹苦供苗子上了大学,大四第二学期,苗子正准备考个离家近的事业单位,这样自己有工作,也方便照顾两个老人。

但是没想到,他还没考试,一场疾病就将这个家庭击垮。

苗子是家里独苗,父亲常年种地,脸上的沟壑就如那纵横的黄土坡,常年的劳作甚至让这个算得上魁梧的男人直不起腰。

就是这个看上去健壮的男人,最后却被查出患了肝癌,且是中晚期。

母亲大字不识一个,家里大小事从来都是听丈夫的。

当苗子从电话里听着那一头母亲传来的六神无主的声音,他自己也慌了。

急匆匆的请了假连夜坐火车回家,到了县医院才发现记忆中健壮的父亲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一个农村家庭,想要供一个大学生,那真的是得拼了全力才能实现。

家里余钱就7千多,但是对于需要进行放射介入治疗的老人来说,这笔钱就是杯水车薪。

还没毕业的苗子,无助的靠坐在病房外的根角处,他想哭,但是又害怕被母亲看到。

没钱,这是这个家庭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浑浑噩噩的答完辩拿了毕业证,苗子面对那一溜的低薪招聘,第一次有了迷茫:自己读了那么多年,到底有什么用?

苗子的父亲坚持要回家休养,但是谁也没想到,才回家后的第二周,他就喝百草枯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这是苗子第一次直面自己亲人的死亡,旁边是哭肿了眼的老母亲,抬眼是家徒四壁的破败屋檐。

“我一定要赚钱。”

这成了苗子后来心里唯一的念头。

所以当苗子确定来柬埔寨一月最低能入6000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登上了前往柬埔寨的飞机。

但是进了公司以后,苗子才发现,似乎月入6000也不是那么容易。

2

“我像一头猪崽一样,在菠菜公司间被转手4次”

铁打的盘口流水的狗推。

像苗子这样的新手,往往一开始都是搞不到钱的。

甚至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操作失误,给公司带来损失。

苗子刚入职的这家公司盘口有点小,客服、财务加起来也才10个人不到,在主管问他要做综合盘推广还是彩票盘推广的时候。

苗子小心翼翼的向主管请教了这两种推广的区别,最后还是选择了综合盘。

主管人不错,看苗子实在是傻的有点过头,就让他先去做了一个月的客服。

“你先做一个月的客服试试,熟悉下网站框架。”

当然做客服的同时,苗子该参与的培训却一次都没落下。

第一个月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但是第二个月,苗子就捅了个大篓子。

他没看客户的账户余额,直接把人账户解冻了,结果导致公司损失了13万。

说起这件事,苗子都觉得自己非常冤,你说谁家会给一个小客服号解冻账号的权限啊,他不过就是意思意思随便点了下应付客户,结果却还真被解冻了。

13万人民币,对于苗子这个穷鬼来说,是一笔巨款,更何况这笔巨款还得自己来填上,苗子是真的懵了。

没钱?好说。

就这样苗子进了小黑屋,这也是苗子第一次进小黑屋。

他在小黑屋里被关了7天,几乎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得被电上一回,苗子说,那段时间,他几乎每时每刻都能闻到自己后背皮肉被电焦的味道。

这个钱苗子不是不愿意填上,关键是自己家里真的没钱,他一直都在服软,说愿意未来打白工,直到这笔钱填上。

尽管这样,他最后出来的时候,还是掉了一层皮。

经过这么一遭,苗子工作更认真了,不到11个月的时间就把这笔钱用自己应得的薪资全部填上。

填完的那天,苗子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的春天终于到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苗子更加努力,他每天下班后回到宿舍,都会粗略算一算自己能拿到多少提成,想到下个月能够拿到手一万多的薪资,觉得自己先前吃的苦,也不算什么了。

但是没他没想到,人事主管竟然把他卖了。

3

“我像一头猪崽一样,在菠菜公司间被转手4次”工资没到手不说还被卖到了其他家,苗子心里的憋屈难以言说。

既来之则安之,到了新公司,苗子不惶恐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觉得经历过小黑屋毒打,且也能够毫无愧疚心里的“杀猪”,换家新公司,说不定自己能过更加如鱼得水。

但是显然,这只是苗子的一厢情愿。

在新公司工作了一个半月,薪资到手6000还没捂热,他就被开除了。

这一次他又被关进了小黑屋,关的时间有点久,整整2周。

工资到手6千赔了一万五,出来后又被卖到了另一家公司。

才进这家公司一天班都没上,苗子就进了小黑屋,后面的结果不言而喻,他又被卖了。

只是这次,苗子身无分文,赔付的钱是下家公司接他的时候帮他赔的。

说到这,苗子真的憋屈。

“你没法想象,我像头猪崽一样,被4家公司卖来卖去,来柬埔寨一年多一分钱没挣到不说,自己身上还背了几万块钱的债,嘿,你看多可笑。”

后来接手苗子的这家公司,也是苗子一直待到现在的一家。

苗子并未透露太多关于现公司的信息,甚至也没说他在现公司,是否赚到钱又是否被关过小黑屋。

但是看苗子的叙述,他对现公司的感官应该还不错。

4

写在最后:

苗子的经历经过删减改写过一部分,被打被关小黑屋被倒卖,听起来就像以前的奴隶一样,毫无人生自由。

但这是他们自己选的路,哭着也得走下去。

也有其他人投稿说自己被卖的事情。

对于这些人的遭遇,让我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在菠菜公司,人要么是赚钱的工具,要么就是买卖的商品。

展天网赚 (QQ/微信:10801787)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39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