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创业红利,被忽略的创业金矿

为全部伤害的知识付费。

这两天很棘手。

一方面,作为知识付费的主要倡导者,一年一度的喜马拉雅123嘉年华再次大卖,声音内容销量达到4.35亿,比上一届增长2.2倍。

另一方面,各科技媒体圈的大V们又开始唱下“知识付费”,一个个声称知识付费很酷,内容消费永恒。它们可能意味着,就连知识付费的发起者喜马拉雅,也从“知识狂欢”中去掉了“知识”这个词。

每次罗胖演讲,或者123嘉年华这样的活动,都会有一群人跳出来,齐声为知识买单。知识的有偿销售越高,看跌的声音就越多。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为知识付费增加了以下费用:

碎片化的吸收没有营养,虚假的学习代替了真实的学习,装逼的工具没有用,收割智商税不要脸,消费者焦虑无聊,名人在推销自己周围的东西时功利.

亲爱的朋友,你能为你的知识买单吗?

更不用说,上面提到的各种付费获取知识的收费,在图书市场几乎是完全成立的,市场上很多畅销书不也是一样浅尝辄止,假装被迫收割智商税吗?

我们也不要说在这次123知识节中,最畅销的知识付费内容依然是朋友邻居课、蔡康永情商课、不同新概念、精彩天团等。

就说一件事吧:你身边有没有朋友一年四季都不会踏入书店,或者直接上畅销书,对大神们推崇的深度作品视而不见的?

现在,通过为知识付费,他们至少可以理解这本书的大纲。哪怕只是大纲和“被别人咀嚼”的内容,总比根本不读好吧?

经常看到这样的情况,一个女生听了知识付费的“拆书”,说《人类简史》太有意思了,很久以前就买了那套书,但是字太多,我一直不敢看。或者在书店里,一个哥哥说,这本书好厚,我平时听调频就像听喜马拉雅。

至少目前来看,为知识付费并不算严谨的学术研究或教育传承,但一般不读书的人多吗,有什么作用吗?

更何况,我们都在说,要打“下沉市场”,就要在五环路以外的人群中抢最后的人口红利。那么,对于没有机会和条件在五环外的夜晚阅读经典作品的人来说,为知识买单有没有用呢?这对那些看到一线城市繁华风光却又软弱迷茫的年轻人来说,是不是一种新的帮助?

喜马拉雅123销售数据的一个证明:用户人群从一线向三四线扩张下沉,90年代后增长了6.3倍。

很多反对知识付费的人根本无法成为知识付费的用户,就像新中产嘲笑下沉市场对有趣头条和拼多多的尊重一样。

付费人群清晰,需求明确,场景稳定。但过度宣传解读并不合适,似乎取代了师范教育。

当然,喜马拉雅淡化嘉年华的知识主题是有道理的。从fm和有声书,到为知识付费,再到内容消费的全面开花,公司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接入或者混乱的大学作为对手,而是打算打造爱奇艺、阅读文本这样的内容平台,然后推出自己的音箱,有点“小亚马逊”的意思。

但在内容领域,“为知识付费”是冷启动最容易的分界点,真的很容易触及痛点,提供捷径,被名人代言。

多打开你的思维,我们会发现一些更有趣的东西:

长期以来,声音的势能被低估,以声音为核心卖点的大V的机会之窗可能已经到来。

这是一个v红利的时代。

媒体的第二春?

网上总有一群“难民”在后悔。和作者一样,这群人从门户、论坛甚至更早的时代开始“触网”,从站长到论坛,从大家到幸福,从微博到微信.在每个时代,他们收获很少,但从未取得巨大成功。

我们成功地经历了每一个时代,成功地错过了每一波红利。

人们总是对最近的趋势视而不见,却对遥远的趋势期望过高。

《上海科技传媒》作者黑雁十字表示,对于一个平台来说,关键是进入的机会。从微博到微信,内容社区平台的发展往往要经历萌芽、成长、成熟、衰落四个阶段。

进入的最佳时机一定是“高速增长”阶段:一方面,平台高速增长,内容新消费模式快速普及;另一方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路玩家纷纷涌入,但垄断头并没有出现。

这个时候平台还有无限可能,用户对新内容充满好奇和激情,远远不够。

这与如今Harmony V市场的情况颇为相似:从123到罗胖收购,声音消费快速增长,大量玩家涌入这条赛道。成熟期好像快到了,最后的红利还在。

这里有三个非常有趣的信号:

主流玩家都来了。

比如从供给端来看,123嘉年华的声音内容已经达到了9个。

大品类、328小类、600个专辑,相较去年提升了三倍。黄磊、马思纯、陈坤们的明星电台,101火箭少女吴宣仪、科幻大师刘慈欣、莫言余华王安忆等文学大师的声音专栏,42所世界名校的音频课程……可以看见,声音消费已经不再是网络大v的专利,传统圈层的名人们正在涌入,这和公众号爆发期出现的情况非常相似。
  
  社群电商们来了
  
  很多群主和裂变党们摇身一变,成了贩卖知识与内容的好手。声音内容太适合他们了,没有库存,适合线上分销和裂变,能利用现有的关系和社群资源。渠道体系和促销模型的成熟,为声音内容的扩张安上了三级火箭。
  
  爆款们来了
  
  123狂欢节名列前矛的蔡康永情商课,销量已经破亿。据说是陶渊明后人的紫祺,做有声书主播月入百万。即便在势能已尽的公众号领域,夜听成为最后的“神话”之一。
  
  主流涌入,渠道成熟,爆款频发……今天,已经没有人可以轻易否定声音类内容的价值,声音已经成为和图文、视频一样的主流内容品类,两微一抖一喜fm,正在成为内容创业者的标配。
  
  看起来,属于声音创业者的最好时机已经到了,公众号创业曾经的繁荣景象,会在声音领域重现?
  
  反面的声音则认为,这个春天会非常短暂,声音的天花板远没有那么高,当你注意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到顶峰了。
  
  如何评估声音的势能?先让我们换一个角度。
  
  独特的窗口期?
  
  “慕阳,去喜马拉雅、蜻蜓、荔枝之类开个专栏吧?”这两年,一直有朋友对笔者说,“你声音那么有蛊惑性,不开可惜了。”
  
  不开!我每次都拒绝,因为人懒,怕麻烦。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笔者也一直低估声音的价值,原因很简单:声音很麻烦,不像图文那样可以飞速跳跃浏览、一目了然,也不像视频那样富媒体全方位地刺激。
  
  事实上,对声音的忽略在创业圈是一种普遍现象。一开始是因为图文创业门槛低、传播快,牢牢占据了主导位置,后来是因为人们的目光被“短视频”吸引,抖音们的爆发式发展,抓住了整个行业的注意力。
  
  但是现在,图文内容的创业已经饱和,公众号领域头部出现、大多数中小号的打开率和阅读量断崖下跌,从天而降的强力监管,更是让走政策擦边球野蛮生长、“弯道超车”的可能几近于0。
  
  另一方面,公众号创业者们向短视频转型的尝试并不顺畅。很多自媒体作者抱怨说,抖音的玩法根本看不懂,套路和公众号完全不一样,流量和推荐完全算法看不明白,感觉水很深。
  
  图文红利已尽,短视频转型不容易,这样一个前狼后虎的尴尬时刻,反而成就了声音创业独特的窗口期。
  
  声音的优势反而越发清晰:
  
  场景很确定,所有不方便“看”的时候,都适合去听,晨起、路上、等车、睡前……
  
  比图文更有温度,你读一本情商书的触动,一定不如听蔡康永娓娓道来有收获。你去看罗辑思维的图文,一定不如罗胖特色的腔调更迷人。
  
  比短视频创作成本低,适合播放消费的场合也更多。
  
  传播渠道已经成熟,小程序+社群+分销裂变、打卡返现,当下阶段容易出爆款。
  
  实际的数据也可佐证:
  
  喜马拉雅上吴晓波频道3-4亿的播放量是视频的十几倍,而喜马拉雅平台本身月活9000多万,活跃用户日均使用135分钟,90后用户的复购率达到70%以上。
  
  声音创业,看上去很美好,这还仅仅只是“内容”一个方面。
  
  声音创业的星辰大海
  
  声音社交
  
  前段时间,有一款社交产品挺火,成了互联网观光团们的打卡地。
  
  在这款叫join的app上有一个设计:你要想加谁为好友,必须先回答ta提出的一个问题,请注意,这个回答是要通过语音的。
  
  这样的设计,毫无疑问增加了用户的使用门槛,给水军假号们出了难题。且不论这种设计是否合理,笔者用得着实很爽。前面说过,我是“声音很有蛊惑性”的那种人,结果就是通过率很高,聊天触发远超探探。
  
  无独有偶,这段时间另一个火起来的社交app——音遇,主打的也是声音。
  
  这是另一个创业方向,声音社交。
  
  实际上,声音社交并不是新话题,从最早的聊天室,到yy频道,再到陪我、隔壁同学、电波、狼人杀……作为一个可以凸显社交魅力优势的切点,声音一直是社交酶。
  
  毕竟,总有一群一发声就让人酥的“声优”,也总有一群对声音痴迷的声控。
  
  可惜的是,声音社交的玩法一直不成熟,常常是火一把就死。那么在今天,可不可能有新的突破?
  
  声音交互
  
  更大的一个方向叫声音交互。在大洋彼岸,声音交互已经诞生了亚马逊这样市值突破万亿的超级公司,echo音箱成为智能手机后的新一代超级终端。
  
  美国科技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市场报告》指出,2018年Q3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2270万部,同比增长了197%。
  
  在国内,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开始做音箱,百度小度、讯飞叮咚、天猫精灵、喜马拉雅小雅、小米小爱……忽如一夜ai来,千家万户做音箱。
  
  但是,并没有一家公司复制亚马逊的成功,国产音箱们也远未达到echo的高度。
  
  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没有一家公司,同时具备亚马逊的各项优势。百度的数据算法很强,讯飞的语音交互绝对领先,喜马拉雅的内容沉淀很抓人,阿里的营销能力超级强,小米的智能家居产业链很丰富……把这些整合在一起,势能可能与亚马逊等量齐观,但是现状是分裂。
  
  声音交互要有“大成”的关键要素,被各家公司分别占有,其中任何一家都不能同时具备这样的语音交互、算法、内容、硬件生态。
  
  于是,“生态战”爆发了,以上玩家都在做os,都想打造自己的生态,都想做基础设施水电煤……不是因为这些很fashion,而是要想成为中国的亚马逊,就必须整合各种资源的合力,这么做必不可少。
  
  比如,讯飞很早就推出了开放平台,为移动应用、家居、机器人、车载、客服、医疗、金融、营销行业的开发者,提供语音识别、语义分析、实时翻译、人脸识别等150多项ai能力,他们想做的是语音智能的水电煤。
  
  事实上,这一开放平台已经有90多万开发者,海底捞的电话机器人、vipkid的一对一教学、海尔的智能冰箱、多家大银行的语音识别都使用了讯飞的语音技术。不过这家公司的气质就像它的诞生地科大一样,我是技术宅,我只做,我不说。
  
  同样的还有百度的度os、小米小爱、天猫精灵的生态等,沉淀了巨量音频内容的喜马拉雅,看起来也不会放过这块肥肉。艾瑞10月数据显示,小雅音箱的单机人均使用次数是行业平均的12倍,每天使用时长达到105分钟。抓人的海量内容,如果加上厉害的技术算法,将非常适合打生态,或许他们很快也会走上os之路。毕竟语音交互最核心的还是在于语义理解上,而拥有海量的中文语音语料库是喜马拉雅独有的优势。
  
  于是,一个谁都不会放过的潜在红利出现了:基于声音交互能力的软件和硬件。
  
  苹果终端的爆发,带来了app生态。微信的爆发,带来了自媒体生态。不妨设想,如果声音交互终端在未来爆发,获得巨大的流量,这可能会是一个新的生态级机会,在中国版亚马逊的孕育中,更多的声音创业者将被成就。
  
  从电台有声书到知识付费,从声音内容到声音生态,这是声音创业的想象空间。
  
  你会成为声v红利中的咪蒙、罗胖、量子云吗,还是新机会中的美团、滴滴?

QQ/微信:10801787 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13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