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案一审再次开庭(劳荣枝案件详细经过)

时隔8个月后,劳荣枝再一次坐上被告席。

这个出生于江西九江的女子,曾是一名老师,却与有妇之夫法子英四处流窜作案,背负7条人命。

1999年,法子英伏法。劳荣枝却隐姓埋名,销声匿迹。

直到2019年11月,劳荣枝在厦门一商场落网,结束了长达20年的亡命生涯。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一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两天的审理结束后,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直到8个月后,此案于9月9日上午再次开庭,劳荣枝又一次坐上被告席。

据称,此次公开开庭将宣判。

叛离

劳荣枝人生的前21年,和许许多多的普通女子一样,并无太多波澜。

1974年,她出生于江西九江石油公司一个工人家庭,兄弟姐妹当中属她最小,家里给她取名劳末枝。

她在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上小学,从九江师范学校幼师班毕业后,她又进入这所学校任教。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劳荣枝曾经工作的小学

在二哥劳声桥的眼中,那时候的小妹社会关系单纯,也很孝顺。母亲怕冷,她拿到了工资的第一个月,就跟姐姐凑钱给母亲买了取暖用的油汀。“一共600多块,相当于她两个月工资。”劳声桥说,第二个月她用花钱给家里添置了茶几。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劳荣枝二哥家

邻居郝先生比劳荣枝小两岁,印象中他觉得劳荣枝长得很好看,说话都轻声细语的,自己的一个朋友曾试着追求过劳荣枝。

法子英的出现,改变了劳荣枝的一生。

劳荣枝进入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后,在一次婚宴上认识了法子英。婚宴当天,法子英骑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

法子英比劳荣枝年长10岁,已有家庭,容貌也不佳。而劳荣枝是不少人眼中的美女教师。两人的条件相差较大。但两人还是走到了一起。

二哥劳声桥也不知道,小妹何时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荣枝”。他也不知道,此前温顺的小妹为何开始和父母吵架,坚持要办理停薪留职外出经商。尽管如此,劳声桥还是心软,跟父母说“让她去算了”。

就这样,工作了2年的劳荣枝带着存下的6000元钱跟随法子英离开了九江市。

据劳荣枝的供述,两人先去了深圳和上海。但法子英并没有找工作,劳荣枝带的6000元很快花完,两人回到了南昌市。

犯案

根据检方的控诉,劳荣枝和法子英回到南昌后,就开始了犯罪之路。

1996年6月,劳荣枝化名“陈佳”,在南昌一家夜总会坐台。期间,她认识了一空调公司老板熊某。同年7月28日中午,劳荣枝打电话将熊某约到出租屋内,法子英持刀威胁熊某,后二人共同将他手脚捆绑,从熊某身上抢走金项链、手表及家房门钥匙等财物,并威逼他说出家庭住址。期间,法子英将熊某杀害。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受害人熊启义家门

当晚,法子英带着劳荣枝前往熊某家,先后将熊某妻子、女儿杀害,并抢走财物。

1997年9月,劳荣枝与法子英来到浙江省温州市。劳荣枝在KTV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确定了同为“坐台女”的梁某为目标。

同年10月10日,劳荣枝与法子英以租房为名来到梁某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梁某,劳荣枝用电线、布条等物将梁某手脚捆绑,抢得手表一块及手机一部等财物。

法子英和劳荣枝又逼迫梁某打电话骗KTV领班刘某清过来。二人使用同样手段,抢得手机一部,并逼迫其交出银行存折及密码。

之后,法子英留在现场,劳荣枝携带抢得的手机及存折去取钱。然后,法子英将梁某、刘某清杀害。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受害人熊启义曾居住的小区

1998年夏天,劳荣枝和法子英来到常州市租住。

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某晚,劳荣枝诱骗被害人刘某到自己的租住地,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他胸口。二人对刘某进行人身控制,并威胁勒索财物。

在取得刘某放在汽车内的人民币5000元之后,二人逼迫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财物。

第二天上午,刘某打电话给妻子要求其将家中所有现金带到指定地点。随后,劳荣枝将刘某妻子带回,并索得人民币7万元。取得财物后,劳荣枝和法子英也将刘某妻子捆绑,二人先后离开现场。

1999年6月,法子英和劳荣枝来到安徽合肥。

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市三九天都歌舞厅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

7月22日上午,劳荣枝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劳荣枝则用绳子将殷某手脚捆绑。二人将殷某关进提前准备好的钢筋笼内。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场威胁称,要杀一个人给他看。

公诉机关称,当日中午,为存放尸体,劳荣枝购买一台旧冰柜放于租住处客厅。随后,劳荣枝看守殷某。法子英以有木工活为由,将木匠陆某骗至租住处残忍杀害,并将其头颅举起给殷某看。后将陆某的尸体放入冰柜。

当晚,殷某给妻子打电话,要求她准备钱,到合肥市长江饭店与法子英见面,并按要求写了二张字条,交代其妻子一定要配合。当晚,二人未按约定前往。

第二天上午,法子英来到殷某家,向其妻子索要钱财。殷某妻子借机外出报警。当日上午11点,法子英被公安机关抓获。6天后,殷某和陆某的尸体在法子英和劳荣枝的租住处被发现。

受审

法子英落网后,于当年12月28日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而劳荣枝却不知所踪。直到2019年11月28日,她在厦门一家商场的手表专柜上班时,被警方抓捕。

落网时,画着浓妆的劳荣枝那邪魅一笑,令不少人印象深刻。

据媒体报道,2016年到2017年期间,劳荣枝曾化名雪莉,在厦门一家酒吧做兼职,主要负责陪客人喝酒、推销介绍酒水、拉拢客源,从中赚取提成。

在同事眼中,劳荣枝说话挺温柔的、嗲嗲的,会化比较浓的妆、显得很妩媚。她特别受40多岁中年男子的欢迎。

落网后,劳荣枝结束了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被高墙大院圈禁。

直到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一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劳荣枝在法庭上

据检方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

但劳荣枝在庭上表示“不认可”,她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参与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胁迫。劳荣枝还数次重复辩解,称自己能找到很多工作,根本不屑于做抢劫的事,真的没有伤害人的故意。

在法庭调查阶段,劳荣枝又对自己曾在侦查阶段的一些供述,当庭翻供。

检方的公诉书认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

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对所涉抢劫、绑架罪的犯罪事实未作过多辩解,但否认致被害人死亡的情节,否认检察机关故意杀人的指控。

在最后陈述阶段,劳荣枝说想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对被害人家属说一声晚了20年的“对不起”,但她又重申,自己是受害者。

两天的庭审结束后,案件未当庭宣判。

直到8个多月后,此案一审再次开庭。

结果

9月7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九江石油公司家属区。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正在为9日的开庭做准备。

“我至始至终都不相信她会做这种事。”劳声桥说,去年12月开庭时,他只在法院的一个房间看庭审直播,信号不是很好,时断时续。他特别想跟妹妹见上一面,听她讲讲在外20多年的遭遇,也很想听妹妹好好跟他讲一讲案子的事情。

“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时光,却在经历这样的事情,她的一生都被毁掉了。”劳声桥说,作为家人,他也感到自责。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劳荣枝在法庭上

对于受害者家属,劳声桥表示,失去生命的人最可怜,他们的亲人是最痛苦的。这个案件给受害者的家属带来了巨大的悲痛。不管劳荣枝在这个案子中扮演什么角色,他都想真诚的跟对方说一句对不起。

在邻居郝先生看来,劳荣枝年轻的时候,确实对社会上的有钱人比较羡慕。他也曾听说过法子英,但自己十分不解,劳荣枝为什么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会跟法子英到社会上混,还犯下这么多案子。

9月8日上午,受害人“小木匠”陆某的妻子朱大红也在律师的陪同下,从合肥乘动车前往南昌,她要亲眼见证此案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7条人命都在她手上,罪证摆在面前,她还要狡辩。”朱大红对媒体说,从此前劳荣枝在庭审上辩解的细节,可以看出她没有人性。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时隔8个月劳荣枝再上被告席,法院或宣判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

受害人熊某的弟弟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不会要劳荣枝的钱,要求严惩劳荣枝。

有媒体从法院处了解到,此次公开开庭将宣判,法院会在一审宣判结束后向社会公布庭审的情况。

无论是受害者家属,还是劳荣枝的家属,在等待8个多月后,终会有一个结果。

QQ/微信:10801787 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06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