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就在今天,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据《反垄断法》,依法对美团“二选一”的垄断违法行为做出行政处罚,处以共计34.42亿元罚款。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截图

处罚美团是根据举报,从2021年4月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就对美团的违法行为展开了调查。美团自2018年开始,在国内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差别费率、拖延商家上线等方式,逼迫商家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为了保障“二选一”这一行为的顺利实施,通过收取独家合作保证金,采取多种惩罚性措施和技术手段,排除限制了行业市场竞争,妨碍了市场资源的自由流动,严重损害了平台商家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触犯了我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禁止“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所以才会被立案调查。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总局查获美团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事实和依据有:制定实施以差别费率为核心的独家合作政策,迫使餐饮经营者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在特定时段、特定区域强力推进“二选一”,强化对代理商、合作商的管控。美团在限制市场竞争的同时,提高市场进入壁垒,限制平台内经营者的经营自由,破坏平台经营者的公平竞争环境,使消费者无法获得更优质的价格和服务,降低了消费者长期福利水平,严重阻碍了经济创新发展。

与此同时,美团还通过大数据技术手段,采取多种惩罚性措施迫使平台内经营者停止与其他竞争性平台合作,向独家合作经营者收取保证金。2018—2020年,全国与美团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并缴纳保证金的平台商家累计163万家,收取保证金累计12.89亿元。总局责令美团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全额退还违法收取的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598,329元,对美团处以其2020年度中国境内销售额1147.47亿元3%的罚款,计34.42亿元。

对于美团的处罚很多人觉得轻了,今年4月份总局对阿里巴巴“二选一”反垄断的处罚是182亿元,相比差了近150亿。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美团无疑是成功的,它借助资本的力量完成了华丽的蜕变,成长为今天外卖的代名词。同时,美团也是幸运的,由一个小公司在经历过几年数论残酷的市场竞争后,成为了行业巨无霸。可悲的是,美团最后却没有为消费者及平台商家创造福祉,反倒是成为了资本的吸血工具,毫无底线地去榨取平台商家和外卖骑手创造的劳动价值,甚至不承认美团骑手是自己的员工,不给他们缴纳应有的保险。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更令人可恶的是美团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大数据“杀熟”,根据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进行分析,然后向消费者推荐同质高价的商品,甚至同一家店同一个商品,老客户的价格相对较高。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美团毫无底线搜集用户信息,不再满足用户的电话、家庭住址、联系人信息。在其推出的“月付”功能中,强行搜集用户房产、财税、车辆、基金、保险、股票、信托、债券、理财以及负债、社保、公积金、诉讼等诸多信息。只要成为了美团的会员,你的所有信息都将会被美团合法搜集。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曾在2018年美团上市前表示,相信上市,将会是美团点评未来持续创造更高价值的新起点。而美团这种拥有大格局价值观的企业,高瓴资本是长期看好的。美团在港交所上市后,腾讯、红杉中国、今日资本等机构成为最大赢家,腾讯更是美团的第一大股东。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资本的存在应该是对商业有益的,它能帮助初创公司快速成长,不会因为资金捉襟见肘而误了发展的时机。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上本是无罪的,可是它一旦成为邪恶资本家的帮凶,双手沾满了劳动者的鲜血,那资本就是罪恶而不可饶恕的。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什么?

从资本宠儿到商业坏孩子,美团做错了太多,忘记了初心,身心都受到了资本的荼毒和裹挟。王兴也从一个踌躇满志的创业青年,成为了一个被资本驱动的商人。

王兴不想做一方诸侯,而是要做“黄袍加身”一统天下的王。在他的眼中,普天之下,都要成为美团的疆土,美团就是要做一个“美帝”——一个全覆盖、最能打的商业帝国。

展天联盟 ( QQ/微信:10801787 )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tian9.com/1018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